消费贷潮起:国有大行降速 中小银行圈地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

返回列表>>

随着消费金融的兴起和P2P网贷的整顿,商业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大。


然而,国有大行经过去年一波行情后,规模增长已经逐渐有所放缓。一批中小银行却在该领域继续扩张。据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,微博)》记者了解,在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,金融科技的应用为消费贷的增长提供了资产质量保障。从投资收益上衡量,消费贷的收益明显高于其他类型的贷款,有利于银行在盈利上的增收。


同时,随着监管对于消费贷用途管控的趋严,商业银行的消费金融服务正在逐渐进入场景,银行通过外部平台合作提供金融服务满足场景中的需求,借此降低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和股市的可能。


控风险


消费贷走向“持牌”金融机构的趋势明显,这让商业银行的这类业务在市场上的关注度越来越高。事实上,消费金融市场的空间非常大,尤其是P2P网贷整顿后释放出的市场规模,初步估计就超过万亿元,但是商业银行的表现却差异较大。


“商业银行在做消费信贷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。其中,银行相对于其他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贷款利率低很多,在贷款的接受度上区别于高利贷。同时,银行的贷款对象多是消费人群中的优质客户,在风险把控上更强。”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,“银行的资金成本相对会低。能够在银行贷款的,多数还是会找银行。”


他表示,2017年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在消费贷冲规模方面都发力较猛,但是时下却有一些分化。“大行还是固守阵地为主,一些股份制银行则比较激进。”


值得注意的是,素有“宇宙行”之称的工商银行(601398.SH),2018年其消费贷规模已经有所下降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末,该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为2041.62亿元,占比3.6%。相比2017年其个人消费贷数据,绝对规模压降516.21亿元。而工商银行2018年个人贷款的总规模达到6911.16亿元,增长了14%。其中,居民自住房购房融资和信用卡分期业务增长较快。


同期,建设银行(601939.SH)和农业银行(601288.SH)两家大行的消费贷增速也放缓明显。建设银行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,截至报告期末,该行个人消费贷款的规模破2000亿元,达到2101.25亿元,占比1.52%。其消费贷款的增幅为9.07%,而其个人贷款总体增速为12.44%。个人住房贷款和信用卡贷款增速分别为12.83%和15.57%,都远高于消费贷增幅。从建设银行近三年的数据来看,其消费贷业务的爆发期在2017年,该行2017年末个人消费贷的规模达到1826.52亿元,较2016年750.39亿元增长143.4%。


而农业银行2018年个人消费贷则“稳中有进”。数据显示,截至报告期末,该行个人消费贷的规模1580.09亿元,在个人贷款中的占比为3.4%。相比2017年,其个人消费贷增长14.9%,占比与2017年持平。


“国有大行2018年在小微企业贷款和普惠贷款上投放的精力更多一些,这也是政策的导向。”一位建设银行人士表示,在监管对于消费贷用途审查得更严格之后,银行对于消费贷的投放也更加地谨慎。


一位市场人士认为,国有大行依靠线上做个人消费贷,但是利率却并不高。“资质良好的客户,其个人消费贷的年化利率能够低至5%,甚至更低。相较于其他类型的贷款,这块业务的利润也有限,大行的关键点还是在风险控制上。”


“双刃剑”


在盈利的驱动下,一批中小银行在发展消费贷业务方面可能更加积极。其中,光大银行(601818)(601818.SH)、上海银行(601229.SH)、宁波银行(002142)(002142.SZ)、江苏银行(600919.SH)在该领域表现不俗,业务规模均突破千亿大关。


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,浦发银行(600000)(600000.SH)、华夏银行(600015)(600015.SH)、光大银行、上海银行、宁波银行、江苏银行六家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规模分别为2188.55亿元、2104.83亿元、1253.73亿元、1574.76亿元、1149.75亿元和1056.28亿元。其中,规模增幅最低的也超过了20%。另外,杭州银行(600926.SH)、青岛银行(002948.SZ)、西安银行(600928.SH)等中小银行2018年的消费贷款也有不同程度的增加。


据了解,消费贷贷款业务在个人贷款业务中对利润的贡献颇丰。根据贷款客户的对象不同,有的消费贷款业务的贷款年化利率高达18%,息差远远高于对公业务。同时,消费贷款采用纯线上运作,银行的业务成本也明显降低。而户均贷款规模小有利于分散风险,对大多数中小银行都有吸引力。


“银行消费贷是一把双刃剑。中小银行看到了消费贷的利润,但是这类线上贷款需要较强的金融科技实力作为保障。”一位股份制银行科技部人士称,如果没有大数据等相应的科技支撑,未来反而会埋下祸端。


据记者了解,近两年银行业对金融科技的重视程度日益提升,其价值在消费贷款上已经明显体现。部分银行加大了对金融科技的投入,通过大力发展消费领域业务,实现了营业规模和利润的增长。但是,有的银行却“实力不济”,甚至在市场开拓上产生了一些坏账。


比较有意思的是,国有大行在消费贷款业务上更多依靠自身的渠道做市场开拓,客户基数大却也有所局限。而中小银行在消费贷的市场开拓中受自身影响力的限制,多数正在与外部合作进行场景化植入。


“银行提供资金,合作方提供场景和客户。这种方式能够批量获客做大业务,银行只需要做好风控管理即可。”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,在固定的场景下,消费贷款的用途能够更好把控,不用担心会违规流向股市或楼市。另外,这种金融服务的模式也是未来银行运作模式的趋势,不再是银行直面客户,而是在场景背后提供模块化的金融服务。


他认为,“银行未来的业务比拼将集中在金融科技实力上。在一批中小银行纷纷做大消费贷款业务的同时,并非所有银行都是赢家,坏账和风险都需要时间检验。”





来源: 中国经营报